咖啡、鹽汽水……人類在開發新能源車燃料上可以有多拼?

BY 戶志強

昨天,一個叫國際新能源署在北京發布《世界新能源展望2018》中說:“到2040年,全球近半數轎車都將會是電動車。”確實,當時間都進入到了9012年了,如果還有哪家車企還拿不出幾款新能源車型,那就真的不用再車圈混了。于是,不計數的發布會上重復著似乎同樣的說辭:“為了人民的未來,我們推出了xxx新能源車,為了你們的子孫后代,你們應該用人民幣來擁護我們推出的新能源車。”

然而,人民的人民幣并不是那么好騙(說錯了,好賺)的。對于新能源汽車,甭管續航多長、賣的多好、品牌多硬,在消費者心中始終是缺乏信任的。北汽新能源去年賣了15.8萬,連續6年成為中國純電動汽車市場的銷量冠軍,依然有人惡意吐槽質量不行;比亞迪新能源市場表現強勁,在全球市場獨領風騷,但吐槽之聲不減反增;特斯拉雖然做到了質量第一,但是年底的安全氣囊召回事件依然把自己搞的狼狽不堪;至于新造車勢力就更不用提了,智能實用的口號打的震天響,還是有不少人指著鼻子罵“呸~PPT!騙子!”。

雖說新能源汽車是這幾年才開始普及,但是要在此方面打出噱頭,并不是那么容易的,稍微功力不到家,就會斥之為騙子。你可能遠永遠想不到在汽車新能源燃料的選擇上,除了電力、氫能,還會車的驅動是靠吃咖啡、鹽汽水,甚至是.......

 

鹽水動力跑車

當《愛情公寓》里陳美嘉的那句“一口鹽汽水噴死你”的梗火遍大江南北的時候,還沒來上海的我對鹽汽水這個玩意充滿了好奇。后來我終于還是沒收住自己的好奇心嘗了一瓶時,頓時就很后悔了,大概就像在七喜里加鹽,味道差不多。當我開始嚴重質疑它作為飲料存在的意義時,它最終還是沒讓我失望。

咖啡、鹽汽水……人類在開發新能源車燃料上可以有多拼?

2014年,歐洲袖珍小國列支敦士登的一家汽車公司在日內瓦車展上展出了一臺名為Quant e-Sportlimousine的鹽水動力跑車,這臺造型炫酷的跑車雖然自重達2.3噸,但是百公里加速僅僅為2.8秒,最高時速可以達到350km/h,這樣的動力數據直接將一波燃油動力的跑車品牌干翻馬下。

當然,這里的鹽水成分肯定要比鹽汽水成分復雜,不然的話上海的鹽汽水廠都可以搖身一變稱跑車廠了。這里鹽水動力本質上屬于液流電池,其電解質由一種復雜的混合物組成。在電池內部,帶有相反電荷的電解液進行離子交換,流動的電解質被放置在兩個電箱中,并在電池組中間循環,通過隔膜設置,使得不同離子在滲透到隔膜時產生電流。這其中的原理,大概就如同小學科學實驗課做的簡易鹽水汽車一樣。

雖然腦洞很大,但是這輛車并不接受批評和質疑,因為它已經超越了概念車的范疇,以實體車的資質在德國拿到了車牌,可以在道路上正常駕駛,即使駕駛范圍僅僅局限在德國境內。

或許這種動力電池最大的價值不在汽車,而是軍事用途,試想這玩意是裝到潛艇里上,戰斗力和水下巡航值將會爆表。

 

咖啡汽車

近些年,生物燃料的概念方興未艾,玉米、大豆、甘蔗都是生物乙醇汽油的來源熱門來源。那么,有沒有更為新鮮刺激的燃料來源?

英國公司Biobean拔地而起:“有的!咖啡汽車,了解一下。”

據調查,咖啡消費大國英國人嗜咖啡如命,僅倫敦人每天就要喝掉大約2000萬杯咖啡,剩余的咖啡渣數量就相當龐大,咖啡渣里有極高的熱能,可以比較容易的被轉化為自身重量10%-15%的生物燃料,燃燒之后的咖啡渣比起普通的填埋處理方式還能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除此之外,當咖啡渣生產出的燃料在引擎內燃燒后不會產生刺激性的氣味——僅僅有一點咖啡的味道。看這白白倒掉的咖啡渣,蛋疼的英國人想:這個不能浪費。于是,這家叫Biobean的公司,從Costa等咖啡連鎖店收集咖啡廢渣,從中提煉出燃油,然后將其轉化為液體燃料。

咖啡汽車也已經成了落地項目,目前,倫敦已經有部分公共巴士就已經采用這種生物柴油,讓“喝著咖啡油”的標志性的紅色雙層公交車正式馳騁于倫敦復雜的道路網絡上!另外,石油巨頭殼牌也認可了這個項目,與Biobean還有阿根廷能源達成了合作協議。

咖啡、鹽汽水……人類在開發新能源車燃料上可以有多拼?

從此汽車尾氣都會彌漫著咖啡的香氣,想想這個場景也是非常魔幻。看來以后可以開著咖啡汽車在街頭搭訕妹子:“美女,走一起去喝杯咖啡嗎?”“好啊,油箱蓋開一下~”

 

chicken dropping汽車

魯迅說:“李大釗你坐下,下面請陳獨秀同志發言。”在這條人與汽車共餐的大型紀錄片推送中,或許你對鹽汽水和咖啡豆都沒有口味,那么下面這個叫chicken droppings的汽車燃料可能會提起你的性質。什么,隱隱約約看到了一個“雞”字,食欲來了?那么就請你準備好刀叉和餐布,準備好......

chicken droppings其實指得是雞屎(早就讓你們準備好用刀叉叉死我的準備了)。事情還得從著名的蘇伊士運河危機說起。1956年,第二次中東戰爭結束后,英法的殖民行動遭到國際社會普遍職責,埃及贏得政治上的勝利,在美蘇的干預下將蘇伊士運河的所有權收歸國有。英國賴以進口石油的蘇伊士運河也被關閉。

咖啡、鹽汽水……人類在開發新能源車燃料上可以有多拼?

燃油進口的危機導致了英國人新能源思維提前半個世紀誕生,于是腦洞大開的“雞屎汽車”便應運而生。作為有機物的雞屎在經過微生物發酵后可以產生以甲烷氣體,甲烷可以代替汽油燃燒做功。行駛中,將雞屎放入一個密封的鋼制容器,并在容器底部加入一個加熱器,讓負責產生甲烷氣體的微生物時刻處于最活躍的溫度,再通過特殊的干燥裝置導入發動機。 這輛雞屎汽車最終成功運轉起來,成為了第一輛環保的新能源車型,也為后來的“油改氣”汽車構建了基本雛形。

腦補了一下開著雞屎汽車進加油站的場景,雖然不知道味道會怎么樣,但畫風一定很美:“加兩百斤雞屎!要新鮮度95的~”

可見,當今的新能源汽車的概念從來不是被電動汽車獨占的,畢竟在制造噱頭的能力上,電動汽車早就落后的太多了,在這個人們普遍對目前生活環境的垃圾程度都不重視的時代下,又能指望他們對未來的環保有多關心?當你不遺余力地宣傳環保理念后,最后可能收獲的只是政府的芳心。最終,吹捧新能源,要想不淪為如雞屎汽車般的笑點,就必須得直擊續航和可靠性等用戶的痛點。

  • 分享

精彩推薦

彩神帝-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