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皮書》問鼎奧斯卡,這些品牌或成最大贏家

BY 福萊西寶

又是一年奧斯卡塵埃落定,你支持的影片拿了幾座“小金人”?

其實,奧斯卡之所以長盛不衰、備受全球影迷所關注,是因為這個獎項歷來在專業學者和廣大受眾、藝術性和商業價值之間達成了相對理想的平衡。商業電影本來就是“商業”+“電影”的合體,市場推動電影藝術與時俱進的作用不言而喻。

除了票房,產品植入算是商業電影最主要的盈利模式之一了。在一些極端的案例中,觀眾們可以在一部廣告大片里費力地找出植入的電影劇情(在這里,就不點名批評《變形金剛》系列了)。但也有些情形下,為了特定的藝術表現,電影可能赤裸裸地“植入”了某些商品,甚至指名道姓地說出它們的品牌,但也許并沒有向品牌收1分錢。

比如,此次攬得三項大獎的《綠皮書》中,就至少出現了三個硬得不能再硬的“硬廣”——

其一,是斯坦威鋼琴。

《綠皮書》問鼎奧斯卡,這些品牌或成最大贏家

《綠皮書》問鼎奧斯卡,這些品牌或成最大贏家

鋼琴家Don Shirley非斯坦威鋼琴不演,Tony為此還把人家海揍了一頓。許多天才音樂家只彈奏一種名琴,獨愛斯坦威鋼琴襯托出Don Shirley在音樂上的挑剔,與他的在樂壇的地位相符。

其二,是KFC。

《綠皮書》問鼎奧斯卡,這些品牌或成最大贏家

《綠皮書》問鼎奧斯卡,這些品牌或成最大贏家

作為一位舉止文雅的音樂家,Don Shirley本來對KFC炸雞的態度是:“我Don Shirley就是餓死,從這跳下去,也不會吃這口炸雞!”然而沒幾分鐘就變成了“真香”。這一轉變,緊扣影片的中心思想,即兩個種族、財富和教育背景完全不同的人物互相消除偏見與隔閡的過程。但不管怎樣,這一刻地球人都知道肯德基吮指原味雞是一種跨越種族、財富和教育背景的美味了。

其三,當屬凱迪拉克。

《綠皮書》問鼎奧斯卡,這些品牌或成最大贏家

雖然全片似乎一次也沒口頭說到凱迪拉克,但在那個美國車的黃金年代,這樣一位打死別人也只彈斯坦威鋼琴,打死自己也不吃垃圾食品的音樂家,除了凱迪拉克又能坐什么車呢?這輛1962款凱迪拉克Sedan De Ville,兩位主人公從片頭開到片尾,甚至還印在海報上,當然特寫鏡頭也不少。

《綠皮書》問鼎奧斯卡,這些品牌或成最大贏家

中國人拍古裝劇要建筑和道具,可以找某店影視基地;那么美國人拍幾十年前的美國,怎樣湊齊片子里符合年代設定的眾多老車呢?答案是找專營這種業務的公司。新奧爾良州的Jeff Hess就是這樣一位道具車生意人,他的外號以及公司名字叫“Dirty White Boy”,把40多輛五六十年代美國車借給《綠皮書》劇組的正是他。

《綠皮書》問鼎奧斯卡,這些品牌或成最大贏家

不知道是純屬巧合,還是看到隔壁影片奪得第90屆奧斯卡最佳影片這件事里,有那么點微妙的玄學,彼得·法雷里開口向Dirty White Boy要幾輛《水形物語》里一模一樣的“水鴨色”1962款凱迪拉克Coupe De Ville(感謝萬能的字幕組,讓很多人第一次知道“水鴨色”是什么顏色)。

《綠皮書》問鼎奧斯卡,這些品牌或成最大贏家

不過Jeff Hess看了劇本后墻裂建議劇組還是用四門轎車版吧,畢竟一主一仆一輛車,兩人分別坐前后排,四門轎車更容易設計場景,鏡頭運用也有更大的施展空間。于是同年款的Sedan De Ville取代了原先預想的Coupe De Ville。

《綠皮書》問鼎奧斯卡,這些品牌或成最大贏家

Jeff Hess為《綠皮書》提供了3輛1962款凱迪拉克Sedan De Ville,其中一輛是他自己的,兩輛是問友商借來的。三輛車原本都不是綠色,Dirty White Boy把它們刷綠了,從內到外修飾一新,并且看上去幾乎一模一樣。三輛凱迪拉克里的兩輛出現在劇情中,男主男配開一輛,而樂隊的另兩名成員開一輛,且并未組成車隊而行(閱讀理解:這個細節也映襯出當時美國白人至上運動掀起小高潮的社會狀況)。至于第三輛車,被用作備份和靜態照片的拍攝。

《綠皮書》問鼎奧斯卡,這些品牌或成最大贏家

《綠皮書》的故事年代是1962年,Jeff Hess提供的大部分車輛都符合這一設定,只有個別車輛超過了1962車型年度,比如這輛白色的1964款福特Fairlane。同樣把故事設定在1962年的《水形物語》,也出現了一閃而過的1964款龐蒂亞克。不過瑕不掩瑜,美國影視劇對道具車輛的選用,比起二戰后車輛橫行的抗日神劇,和驚現上海牌轎車的瓊瑤民國戲不知道要考究多少了。

《綠皮書》問鼎奧斯卡,這些品牌或成最大贏家

在《綠皮書》里,這輛1962款凱迪拉克Sedan De Ville的作用其實已經不止是一件普通的道具了。它是一種象征,象征著Don Shirley的音樂造詣與財富,早已被美國上游社會認可,但這并不能改變身為黑人的他被歧視、被差別對待,迷失自我的現實。“這世上到處是害怕主動邁出第一步的孤獨之人。”而他所要做的,就是勇敢去改變人們的心靈(此處插應插播一句:所有的偉大,源于一個勇敢的開始)。它也是一片有魔力的空間,它讓兩個差異極大的人不得不相處在幾平方米的車頂之下,從而產生一系列戲劇化的改變。從某種角度來說,凱迪拉克也算是這部影片的“主演”了。

  • 分享

精彩推薦

彩神帝-官网